今天是:
  •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郵箱|多點信息報送系統|  信息檢索:
  • 捐棄前嫌 不咎既往的由來

    來源:寧波統戰家 2017-12-07 17:32:00

      捐棄前嫌 不咎既往|01

      1915年毛澤東在湖南省第一師范學校念書時,湖南省議會公布了一項決定,要征收師范學生每人每學期學雜費10元。當時在該校任校長的張干堅決執行這項決定,但遭到了家境貧寒和得不到家庭接濟的大多數學生的激烈反對,紛紛罷課,在校內外掀起了聲勢浩大的“驅張運動”。

      毛澤東也寫了一篇“驅張宣言”,印發全校。張干知道后,決定將毛澤東為首的17名學生統統開除。在校的進步教師仗義執言,據理力爭,并對校方施加壓力,張于只好收回成命,但還是決定給他們記大過處分。師生們仍然不肯,繼續罷課,在強大壓力之下,張干最后離開了師范學校,到湖南省邵陽市省立六中,以后又回到長沙妙高峰中學任教。

      新中國成立后,張干生活窘困,有時竟無米為炊。他曾想給當年的學生如今當了國家主席的毛澤東寫信,卻又拿不起筆來。他一是悔不該當初提出開除毛澤東等人,以后又給予記大過處分;二是悔不該在1945年重慶談判前夕給毛澤東發了一封電報,要毛澤東“應召赴渝”,“幸勿固執”,為蔣介石說話。為這些往事,他一直在惶恐與苦悶中生活。

      捐棄前嫌 不咎既往|02

      1950年10月,毛澤東在家中宴請當年的同學、現任湖南一師校長周世釗時,詢問了張干的近況。當他得知老校長一直在教書,很有觸動地說:“張干這個人很有能力,30多歲就當了一師校長,不簡單。原來我估計他要向上爬,結果沒有。解放前吃粉筆灰,解放后還吃粉筆灰,難能可貴!”毛澤東還幾分自責地說:“現在看來,當時趕走他沒多大必要。每個學生多交10元學雜費,不能歸罪于他。”周交世釗趁機把張干六口之家的生活窘況和他的愁苦心境一一向毛澤東作了匯報,毛澤東感慨萬分,不假思索地說:“張于應該照顧,應該照顧!”

      一周后,毛澤東為照顧老校長和其他老教師的生活困難,致函湖南省人民政府主席王首道。信中說:“張次(張干別號)、羅元紹兩先生,湖南教育界老人,現年均七十多歲,一生教書未做壞事,我在湖南第一師讀書時張為校長,羅為歷史教員。現聞兩先生家口甚多,生活極苦,擬請湖南省政府每月每人酌給津貼米若干,借資養老。又據羅元服先生來函說:曾任我的國文教員之袁仲謙先生已死,其妻七十歲餓飯等語,亦請省府酌予接濟"不久,王首道先后兩次代表湖南省政府將1200斤救濟米和50萬人民幣(舊幣)送到張干家。

      張干接到錢和米,看了毛澤東給王首道的信,感激萬分。夜不能寐。在燈下,握筆含淚給毛澤東寫信。“潤之吾弟主席惠鑒:……深感吾弟關懷干的生活,經國萬機,不遺在遠,其感激遏可言喻?”

      捐棄前嫌不咎既往|03

      毛澤東接到張干信的第二天,就親自寫了回信,說對張干的生活困難“極為系念”。張干讀完信,激動得熱淚盈眶。他將全家集合起來,又將信高聲念了一遍。自己給毛澤東記一大過的事,他對兒子們從來是諱莫如深的。這次接到信后,如釋重負,他暢開思想地對孩子們說:“你們可知道,毛主席在一師讀書時,我還記過他一大過!只有毛主席這樣的偉人,才不記前怨!”

      毛澤東和他的師友在中南海留影

      從右至左為:鄒普勛(毛澤東塾師鄒春培的兒子)、李漱清(毛澤東塾師)、毛澤東、張干(毛澤東在一師時的校長)、羅元鯤(一師歷史教員)

      1951年秋,張干應毛澤東之邀,到北京參加國慶觀禮,游覽名勝古跡。毛澤東還請來青少年時代的師友羅翰溟、李漱清、鄒普勛,到中南海毛澤東家中一起吃飯。敘談間,毛澤東叫來子女,向他們介紹自己的老校長和師友,詼諧地說:“你們平時講你們的老師怎么好,這是我的老師,我的老師也很好。”毛澤東的這幾句話,使大家頓時消除了拘謹情緒。這時張干卻想到當年那場學潮,他一邊吃飯一邊作檢查。毛澤東聽后只擺手說:“我那時年輕,看問題片面。過去的事,不要提它了。”

      捐棄前嫌不咎既往|04

      張干在北京玩了兩個多月,回到長沙后,被聘為湖南省軍政委員會參議室參議、省政府參議室顧問。他常參議國家大事,深為人敬重。

      1963年初,張干在病中兩次寫信給毛澤東,請他設法幫助其女兒返湘工作,“以便侍養”。接信后,毛澤東一面積極為老校長張干分難解憂,一面給已任湖南省副省長的周世釗寫信,叫他協助解決張干生活上的困難。毛澤東還親筆給張干寫了回信:“兩次惠書,均已收讀,甚為感謝。尊恙情況,周悻元(周世列)業已見告,極為懷念。寄上薄物若干,以為醫藥之助,尚望收納為幸。”以后毛澤東又托省委書記張平化代為看望,捎去二千元錢,對病中的張干給予極大的物質幫助和精神安慰。

      1967年1月2日,張干將兒子張六如召到身邊,用盡全身力氣輕聲囁嚅著說:“替我給毛主席寫封信,謝謝他對我的照顧,我是多么想再見他啊……”

      話音未落,他便永遠閉上了眼睛。

    好运彩3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