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郵箱|多點信息報送系統|  信息檢索:
  • 紅河:海外華裔興奮祖國的發展——法國華裔楊杰龍

    來源:紅河縣委統戰部 2019-10-17 15:59:00

      我的中文姓名叫楊杰龍,是法國和東南亞華裔的混血兒。楊是我外婆(媽媽的媽媽)的姓氏,因為她是華僑我就用她姓氏自稱楊杰龍。我是在一種多元文化環境中長大的,家在法國中心地區(Touraine),那邊有很多城堡,很多葡萄田。
      只有我媽媽家人才是東南亞和華族人,我爸爸家人和其他本地人都是法國白人。我以前跟我父母和外公外婆去巴黎的時候都要去巴黎十三區,那里被法國人視為華人街,因為那塊市區有很多從法屬華南半島來的越南人,老撾人,柬埔寨人和東南亞的華僑,包括廣東后裔,潮州后裔和一些云南后裔。媽媽家人去見東南亞親戚,我們去亞洲超市買東西,去泰國姐妹發廊剪頭發,還有去十三區附近的一座城市的老撾佛塔向大佛與觀音祈禱。以至于有一次我們從巴黎到老家的時候問爸爸媽媽我們是不是回法國了!
      我外公是越南人,外婆就是東南亞的華裔。我小時候到他們家就聽聽他們喜歡聽的越南語和臺灣國語歌曲(鄧麗君這類的),還有他們看的越南戲劇(改良戲曲)。這些就影響到我現在喜歡中國和東南亞文化。
      我曾經問過外婆她的祖源在哪里,她告訴過我媽媽家人是從老撾川壙來的。我外公是越南的法屬華南半島官員,外婆呢,她也沒有一份具體的工作,她以前在老撾去市場賣青菜水果,還當過清潔女工。外婆告訴過我她父親是從祖國云南省迤薩村來老撾的,跟一個廣東肇慶的華僑女生結過婚,后來成家我外婆就出生的。我外婆告訴過我她的父親就是川壙的華僑領袖。外婆的父母很早逝世,她和弟弟被他們親姐和親姐的老公養過。后來我外婆認識了外公,他們在川壙結婚成家生下兩個兒子。不幸那時候是越戰,我媽媽家人要從川壙搬到老撾首都的萬象市,因為美國空軍轟炸,破壞了川壙人的城市,房子,醫院和佛塔。那時候很可憐,應該有很多祖先的文件都銷毀了。我外公外婆搬到萬象市之后又生下兩個女孩,包括我媽媽。然后一九七六年,因為老撾的環境很危險,我媽媽家人離開了老撾萬象市。我外婆跟一個有法國國籍的越南人結婚所以她陪我外公來法國,她的兄弟姐妹因為是華人他們都去了臺灣。
      我外婆跟我講她家人故事讓我很羨慕我們的祖先。我大學的時候去過臺灣省臺北的國立臺灣師范大學讀書,我利用這個機會去探親查我外婆父母的資料。我姨婆(我外婆的姐姐)跟我講他們父親叫楊從光,他是云南省元江縣迤薩村的漢族人。我就記住過那些資料,我那時候就考慮一定要去云南找到祖籍。二零一五年我到南京大學讀碩士。我碩士專業為中國西南部的傣族漢化,二零一六年四月底我從南京到云南省做研究,對我碩士論文有關的研究。我利用這個機會試試找我外曾祖父(我外婆的爸爸)的迤薩村。我五月中就認識過一個玉溪的彝族女生,請她幫我看看元江縣有沒有迤薩村。在我們現代的元江縣跟以前的元江縣都不一樣,現代的元江縣屬于玉溪市。那邊也有一座迤薩村,但是我去過那邊沒有找到我家人,他們也都姓楊氏但是他們都是傣族,說那邊沒有楊氏的漢族人。
      我在元江住酒店查政府的資料。看看一些老行政地圖就看到清代的元江縣跟現代的就不一樣,以前的元江縣現在就是紅河縣,我也看到紅河縣也有一座迤薩村!我以為在元江縣找不到家人就是我永遠不會找到外曾祖父的親戚后代了,就打算繼續我的途徑去西雙版納研究傣族文化。但是又不死心,就想先去那座紅河縣的迤薩村看看是不是我外婆和我姨婆講到的祖籍。
      五月第三旬左右,我只身一人到了紅河縣的迤薩村。中國流行一句話“有事找政府”,我先住一家酒店,去網吧看看縣政府在哪里。第二天早上我找到縣政府問過官員他們有沒有清代的人口調查,一位老先生跟我講這種資料很難找的,他們那邊肯定沒有了,所以我那時候很無望了,以為我白到紅河縣迤薩村,找不到家人。那位官員老先生告訴我縣里有歸國華僑聯合會,他們可能會幫我找到我家人。我沒有抱太大希望地跟著他去到華僑會,那邊有一位戴眼鏡的叔叔很熱情地問過我能不能跟他解釋我家人的情況,我告訴他我外曾祖父叫楊從光,他是云南省元江縣的迤薩人,在清代出生的。然后有一位大姐聽了我講的話就來找我,告訴我她聽到楊從光的“從”是她家人以前清代的字輩,我的祖先跟她家人祖先是一家人的概率很高。然后縣僑聯主席楊亞國、老主席陶玉喬、楊麗芳及縣政協港澳臺僑聯絡委主任張杏梅等人把我領到迤薩古鎮的楊氏馬幫人家,受到楊朝偉、楊武和他們一家人熱烈歡迎。跟我一起查看他們的楊氏家譜,家譜上也有寫了楊從光,那時候編家譜的人也知道楊從光有兩個兒子,楊澤善和楊澤書。我認識楊澤善,他就是我外婆的哥哥,現在在臺灣生活。但是我不知道還有一個楊澤書,我就直接給我外婆打電話,她告訴我楊澤書是最大的哥哥,不幸以前在戰爭中被殺死了,這就證明我終于找到了外曾祖父的祖籍,也找到了我本來不認識的親戚!楊氏的馬幫人家就是我老祖一起去東南亞買賣東西的家人,我外曾祖父跟那些親戚的商貿制度一定有關的。楊朝偉和楊武兩個表哥告訴我他們在法國也有華人親戚,他們住在阿納西(Annecy),還說如果我沒有來到紅河縣迤薩村探親的話,那他們沒想到在法國還有其他的親戚!縣僑聯還宴請了我,兩個表哥叫來了親戚朋友,幫我認識了不少我們紅河縣的同鄉,還讓我以后來中國的時候就聯系同鄉。他們還帶著我參觀了迤薩古鎮和馬幫展覽。這是一個既古樸典雅又充滿現代生活氣息的美麗山城。我驚嘆老祖前輩們竟然趕著馬匹馱起了這么一座城,更為現在迤薩人民的幸福生活感到興奮自豪。
      這就是我與紅河縣的故事,因為有華裔的外婆我從小時候就對中國很感興趣,很喜歡中國大陸和臺灣,我在兩岸都有家人親戚同胞,在法國,東南亞,日本,加拿大和美國也有不少的親戚。我從小時候很羨慕中國,現在祖國很強,希望習近平總書記推動的一帶一路大工程會使中國和世界上另外的國家一起發展一起合作。海外華裔都興奮祖國的發展,我希望中國以一帶一路大工程引進海外華裔跟中國同胞好好合作。希望我以后還能回到紅河縣,跟我同鄉再見!
      (文/楊杰龍)
    好运彩3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