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郵箱|多點信息報送系統|  信息檢索:
  • 用生命踐行初心和使命——在研究室黨支部主題教育微黨課上的發言

    來源:研究室 2019-09-06 17:32:00

      郭彩廷,男,中共黨員,1972年生,騰沖市猴橋鎮輪馬村人,1993年7月參加工作,1995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93年7月至2008年8月,先后在猴橋鎮猴橋民族小學、輪馬民族小學、膽扎小學、蔡家寨民族小學任教,曾任教導主任、校長等職務;2008年8月至2019年3月,先后在猴橋鎮安監站、企業辦、經濟發展辦工作,曾任企業辦主任;2019年3月任猴橋鎮膽扎村黨總支部副書記、第一黨支部書記。2019年7月11日,他在下鄉扶貧途中遭遇泥石滑坡而因公殉職,生命永遠定格在了47歲。我和郭彩廷曾共事五年,對他的不幸去世深感悲痛。追憶往昔時光,向大家講講我所認識和敬重的郭老師。
    古道熱腸的師長
      他在猴橋民族小學任教時,有好幾個學生來自花水自然村,該村距學校15公里,路上需要翻山過河。每逢雨季,他就主動去接孩子上學,周末又將學生送到家里。每當看到困難學生交不起學雜費,他總是從微薄的工資中摳出部分資助學生。當時輟學率很高,風里來雨里去勸學生返校上課也成了他工作的常態。或許是曾為人師長的緣故,他對我們這些剛從學校畢業參加工作的“小年輕”也格外關照,他總是笑瞇瞇的叫我“小丫頭”,我也喊他“郭老師”,工作中遇到棘手問題手足無措的時候,他總是主動接過去做,并安慰我們說“沒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怕”。遇到問題時,我們也總喜歡請教他,請他幫忙。
    任勞任怨的“老黃牛”
      印象里郭老師一直駐村,三岔河水庫移民搬遷、駐村扶貧等急難險重的工作都少不了他,他總是在鎮政府和村里兩頭跑。三岔河移民搬遷,他主要負責做群眾的工作。聽說群眾工作很難做,傈僳族群眾有著強烈的故土情節,好多稱“給多少錢也不搬”。他每次回鎮里的時候總是一身迷彩服、黃膠鞋,風塵仆仆、滿臉倦容,但從未聽他抱怨過,他總是驕傲的說:“小丫頭,最近三岔河水庫建設變化可大了,什么時候帶你去看看”。在我記憶里,最令他驕傲的除了他帥氣優秀的兒子,就是三岔河水庫了。有一天,我們一起去膽扎村做扶貧工作,途徑三岔河水庫的時候,他一路指給我看:這里以前是什么樣,現在是什么樣,將來會變成什么樣......言語之間滿是憧憬。
    群眾最貼心的人
      郭老師是一個愛“跑”的人,經常跑到群眾中去聽民情、訪民意、解民憂,每次聽到群眾的訴求,就跑到鎮上和相關部門協調解決。他曾幫群眾賣樹苗,換田地,只要是群眾的焦心事、煩心事,不管是不是他分內的工作,他都事事上心。因為是本地干部,從參加工作就一直在猴橋,又加之他的熱心腸,好多群眾都熟悉他、信任他,到鎮上辦事沒辦完的,總會委托他幫忙辦理。跟他一起下村的時候,總會遇到要把材料順便送到老百姓家的情況。作為一名漢族干部,他可以用較為流利的傈僳語和傈僳族群眾交流,傈僳族群眾都親近他,一看到他,就會圍上來,跟他訴說家長里短。將工作材料、印泥盒等隨時擺放在車上,是郭老師多年的習慣,在哪里做通群眾工作,就在哪里簽字按手印,他那輛微型面包車成為了他的流動辦公室。他遇難后,在搜救現場我們找到了他隨身攜帶的印泥盒和一本滿是泥漿的工作記錄本……
    勇挑重擔的扶貧干部
      7月11日清晨,猴橋鎮大雨如注,多個村莊被漫天的雨水包圍,通行的路段也出現了多處塌方。但是,他放心不下40公里外的膽扎村2戶傈僳族建檔立卡貧困戶,不顧妻子和同事的再三勸阻,他駕車駛入風雨之中,將生命永遠定格在了蜿蜒的扶貧路上……7月11日,是他入駐膽扎村的第105天。這105天,他走遍了整個村的735戶農戶;組織參加村組脫貧攻堅、邊境管控等會議37次;帶領同事評定了169戶農村低保戶;多次走訪76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和62戶住房短板戶。105天里,每一戶困難戶,無一不是他心頭一份沉甸甸的真情牽掛。
    不忘初心的共產黨人
      入黨24年來,郭老師一直在騰沖猴橋工作,扎根邊疆民族地區。許多人的工作環境都是從農村走向城市,而郭老師則是從鎮里走向村組。他的這種“逆向”行走,恰恰正是一個基層黨員干部不忘初心的生動詮釋。郭老師在他的個人工作總結中這樣寫道:“老百姓的利益無小事,只要我們真正尊重群眾、關心群眾,傾聽群眾訴求、積極為群眾辦好事辦實事,群眾就會積極配合我們的工作。組織信任我,把我派來做群眾工作,我就要好好干,哪怕流淚、流汗、流血,也要干好本職工作,因為我是一名共產黨員。”他是這樣寫的,更是這樣做的。入黨誓詞里“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我總覺得離我們很遠,直到看到郭老師用生命踐行了一名共產黨人的錚錚誓言,我才第一次覺得它離我們那么近。
      離開猴橋鎮后兩年多沒見到他了,再見到時是在他的遺體告別儀式上,看著他安靜的躺著,他多病的妻子要靠別人攙扶著才能站穩,原本陽光帥氣的兒子滿臉陰郁……帶著人們的崇敬、熱愛與不舍,他已長眠于一生都在為之辛勤付出的故鄉。忽然想起艾青的詩——“為什么我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我再一次潸然淚下……
      (研究室  李嬌)
    好运彩3单双